极光小说网 书库 玄幻魔法 推到岳母 正文 完结

正文 完结

小说:推到岳母| 作者:ai292747019| 类别:玄幻魔法

    [内兄提醒你,看久了书洗洗眼睛在看,放心内兄跑不了,收藏它就行了!]

    我和小佳结婚已经三年了,1000多个日日夜夜的同床共枕,让我对妻子的xx没有了什么感觉,反而是我那风韵犹存的岳母,时时刻刻诱惑着我,让我向不伦之恋的道路上越滑越深,日思夜想的就是如何推倒我的岳母。(.axqy.)

    岳母今年40多岁了,大我二十多,喜欢将头发挽成发髻盘在脑后,她的皮肤很好,细腻光洁,散发着迷人的光彩,老岳父原来是中医,所以岳母也懂得很多养生方面的知识,每天除了做饭之外,就是炖那些补品,所以看上去她完全没有她那个年龄岁应有的老态。身材属于那种南方女性的玲珑小巧,只是手和脚和身材相比有点显得不相称的肉呼呼感觉。有时候看着看着,我也会不由自主地有点异样的感觉,甚至要掩饰一下我下面的蠢蠢欲动。

    秋天的一个晚上,小佳出差了,岳母照例过来给我烧晚饭,吃饭饭之后,我看岳母满头大汗的,便建议岳母先洗个澡。

    “这里的热水器还行吗?”岳母问道。

    “不错,挺好的。您可以试试。”

    “我倒还真想洗个澡,方便吗?”

    “方便,您的浴衣都有。现在就给您拿吗?”

    “洗一个吧,看这一身汗的,真得洗一洗了。你把那衣服给我拿出来吧。”

    我打开衣柜,一一给她取出来。我本想送进洗澡间,岳母道:“我就在这儿换吧。丈母娘要换衣服,女婿自然不能在跟前,我将那浴衣故好,就去放水去了。一切准备就绪,我在门口道:“妈,行了。”

    “这就好。”

    岳母已经脱得赤条条,那浴衣还没穿上就进了洗澡间,我觉得无事可做,忽然想起抽烟,可那烟却放在车上了,于是又跑下去拿,在家里小佳是不允许我抽烟的,说要优生优育就得先戒烟。我虽然抽得少了些,却是没有戒掉,我躺在床上抽了两支烟,岳母还在里面“哗啦哗啦’地洗。刚想打开电视,就听见岳母在里面叫我“你把我放在床上那个小包给我”。我赶紧跑到她的房间里去取,岳母脱下来的衣服就扔在床上,而没有挂在衣架上,还有那粉红色的小内裤跟胸罩都在最上面,看上去,岳母用的东西都相当性感,我未作停留,抓起那小包就往外走。

    我站在浴室门外敲了一下,隔着毛玻璃我依然能看得见那亭亭玉立的轮廓。

    “门开着,你把它放到梳妆台上吧。”我推开一条缝,听那声音岳母正在忙着洗头,顾不得,我伸手进去放那小包的时候,不经意间看见了岳母那优美的玉体。我一阵晕眩,赶紧退了出来。虽然被那热腾腾的水雾包裹着,我还是能看得到岳母的皮肤是那么白净,竟如处子一般,这都得益于她平时不仅注意皮肤护理,尤其注意饮食。听小佳说过,她的妈妈有定期地用牛奶洗浴的。怪不得平时看她脸色竟像是透亮似的。

    我前脚还没退出来,又听见吩咐:“你先把我的铺弄好,我洗完后先躺一会儿。”

    见她还在洗头,知道她不会很就出来,我倒先看会电视再说,反正别的也不能做。搜了几圈,也没见什么好节目。刚想再抽支烟,忽想起丈母娘吩咐的事情来。我站在岳母的床前,对着那内衣内裤,竟有些为难。要铺床就得拿开,不得已我两个指头捏着那内裤挂在了衣架上,又拿起胸革来,忍不住凑到鼻子上闻了闻,竟有好闻的香气。我干脆直接用岳母的胸革捂在了脸上使劲闻了一会儿,才把它挂到衣架上面。我刚刚把那床铺好,岳母竟穿着那身浴衣,一边抚弄着头发进来了。那秀发已吹了半千,她抬手梳理头发的进时候,丰满的xx将浴衣胸口处撑开,露出一大块深深的乳沟来,煞是诱人,那热水将她的脸浸泡得白里透红,越发青春秀丽,竟不像是四十出头的女人了。

    “妈,这样行吗?”。说话时我闻到了那好闻的香水味道。岳母直走到床前,在上面姆了几下才说:“不错,挺好的,”她转过身来刚一坐下却又忽然想起什么来似的,歉意地一笑道:“竟忘了擦脚了”,我赶紧跑到浴室取了浴巾来,按说将那浴巾递给丈母娘就是了,可岳母并没有伸手去接的意思,我没好意思递过去,直接蹲下来给岳母脱了拖鞋,用那浴巾在她那好看的女人脚上擦起来。岳母没有推让,伸着两只脚,任我握着她的脚踩,在她的脚丫间擦拭。那滋味挺舒服的,比洗脚店里还好。岳母的脚也是那么白净,而且脚形很好看,擦干之后,我将那浴巾搭在一边,手扶了岳母的两腿上床,掀起薄薄的小被子为她盖好。

    “您睡会儿吧。”我刚想走,岳母却伸出手来,招呼我坐在床边:“我睡不着,坐下陪我说说话儿吧。”我只得坐下,侧着身子,面朝着她。她的白晰的藕臂搭在床沿上,在我腿上轻轻地抚着,我情不由己地握住了她那只被热水漫抱得还有些红润的手。那手好热。

    两人只是紧握着手,谁也不说话,其实两人没有了话题,只想着那一件事情,但碍于人伦,谁也无法迈出那艰难的第一步。

    “这些日子膀子有些痛,给我捏一捏吧。”

    岳母从床上坐了起来,我坐床沿上显然不得劲,只好脱了鞋上床。我侧着身子,两手在她的柔肩上捏起来,岳母闭着眼睛,那俊美的脸庞正冲着我,几乎闻到了她呼出来的气息。捏了一小会儿我就扭得身子有些难受。

    “行了好多了,你也躺下来歇会儿吧。,我正愁找不到借口,借这机会躺在了岳母的身边。岳母握着我的一只手,搭在我的小腹上,“让妈抱抱你好吗?”岳母说话的时候已经将胳膊伸了出来,插到了我的颈下,我抬起头来,岳母接了我的脖子将我拥入怀里。我的胸脯贴在了岳母那柔软的酥胸上,我热血喷涌起来,身下立即涨得硬硬的。她胸口处散发出来的幽香直沁入我的心肺,搅动着我原始的兽欲。岳母掀开被子将我也盖在了下面。岳母将脸贴在了我的头里,吸着我的发香,十分的陶醉。我那只被岳母轻握着的手被拉着渐渐上移,我感觉到了那柔软的一团,我的脸紧贴在她的脖子里,嘴巴在岳母那白净细腻光滑如玉的肌肤动了一下,岳母陶醉地呻吟了一声。她接得更紧了,那柔软的酥胸紧紧地贴着我。我的手开始主动地抚上了她的xx,并有意识地捏了一下,岳母又呻吟了一声。岳母本来是很守妇道的女人,老岳父去了多少年了从没有跟别的男人有过私情,自从我进了门,她的芳心竟活了过来,只是碍于人伦关系,却从未表达。今天她实在是忍受不住了,才勾引起我来,因为她知道,女人四十豆腐渣,再过几年,就再也没人稀罕了,趁着青春还在,赶紧行动。

    我陶醉地将脸埋在丈母娘那深深的乳沟里,手情不自禁地从那宽松的浴衣底下摸了进去,那里竟然已经水淋淋的了。岳母张开着双腿任我抚摸,当我将一根手指伸进去的时候,她就会用力地夹一下,我实在硬得涨疼,直起身来就要脱裤子。

    这时的岳母再难抵受眼前诱人的煽惑,螓首低凑,丁香轻舔,把她的玉露挑将起来,一条细丝,牵连着她优美的小嘴,闪然生光。岳母再次抬首,秋波轻送,朝我说道:“今回便让妈吃一口好么,人家很想吃”

    我呆着眼看住这个如仙似的少妇,见她双颊微红,莲脸生春,委实美得教人目眩心醉。这时听着她这般诱人的言语,便是德道高僧,恐怕也难以忍受下去我勉力按抑心神,当即道:“要是给你吃去,接下来岂非没得乐,“人家要嘛”岳母不依,撒娇似的把身子摇晃摆动,我并不说话,只向她报以一个微笑。

    岳母二话不说,忘形地张开小嘴,急巴巴地把我的xx儿纳入口中。

    灵舌卷缠,不住卿卿有声,柔嫩灵动的小舌尖,却不停地点拨着我的肉冠。

    如此这般的逗弄,顿教我浑身舒爽,情兴大动,我低头瞧去,不由痴了,看着这个情狂似火的岳母,腮色如桃,脸美如杏,尽显在她那月貌花庞的俏颜上……币眼下的光景,直如图画天开,确是诱人之极,不由的让我血脉翻腾。

    我万万没料到,眼前这个熟美少妇,只是在这短短这段时间,竟会变得这般淫兴意狂,贪欲无厌,一想到这里,不禁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我将岳母轻轻放在床缘,在柔和的灯光下,一具象牙般玲珑剔透、雪白晶莹的娇软玉体,蒙着一层令人晕眩的光韵,犹如完美无瑕、圣洁高贵的维纳斯雕像。那比维纳斯线条更生动的女性xx配上清丽如仙的绝色美貌,引人入胜,尤其此刻她那高贵典雅的秀靥上偏是春情盎然、含羞期盼的诱人娇态,只看得我头晕目眩、口干舌燥,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不知道岳母是画里面的神仙妈,还是南海莲花宝座上的观世音菩萨。

    我脱掉我身上所有的束缚,侧坐在床缘边,双手前探为双目紧闭,一动也不敢动的岳母整理微乱的秀发,柔声道:“妈,我直到今天才有机会好好欣赏妈曼妙无比的身材,真的太美了,太令人感动了,能够拜倒在妈的石榴裙下,我今生无憾啊!”

    我俯身在岳母白皙光滑的额头、挺直高耸的鼻梁轻轻吻着,双手顺着有如完美艺术品般的xx外侧摩挲着,像是要把这上帝雕塑的动人曲线透过双手的把玩,深深地印在脑海中。微颤的双手逐渐往高耸的山丘靠近,找到胸罩中间勾环处,一拉一放,罩杯弹落两侧,中间蹦跳出一对巍巍颤颤的白嫩xx。尽管知道这一刻终将到来,岳母依然娇羞地发出了“嘤咛”的一下呻吟出声来,潜意识的反应,娇躯蜷缩、急转向内,双手不由自主地捂住我颤颤巍巍雪白饱满的胸脯,遮挡着我那虎狼掠食般的目光。

    丰腴浑圆的翘挺臀瓣,与微微蜷曲的圆润xx,形成一道美妙动人的弧线,再完美的艺术品也无法表现这绝世美姿的生动,我看得两眼直要冒出火来,食指大动,硬将这具羊脂白玉雕塑而成毫无瑕疵的美丽xx再翻转成横陈仰卧,同时趁着岳母双手捂胸,无暇兼顾时,将美妇下身的最后一件障碍物褪下,这美艳尤物终于全身xx,一丝不挂的横陈在我的眼前,本是白玉凝脂般的xx因为羞涩情动覆上了一层薄薄的红霞,晕染得格外的娇艳动人。

    羞人的私处亳无遮掩的暴露在女婿眼前,心慌意乱的岳母只能紧并浑圆修长的双腿,聊胜于无的掩饰此一时刻的惊慌失措;顾得了上面、顾不了下面的窘境,她的口中发出了充满无限羞意的呻吟声来,双手掩面,紧闭秀眸,又惊又怕却又无可奈何。多年来,我恪守妇道,只因前世的姻缘注定,今生的xx纠缠,观世音菩萨也堕落凡尘沦为爱情的俘虏,如今只能娇羞无限的任我摆布了。

    看到平素雍容华贵端庄贤淑的高贵女神岳母,终于不着片缕、全身xx,柔弱得像是一只温驯的小猫,横陈在我面前,等待我的临幸爱怜,我心中涌起无限的骄傲,但是我还不想这么快就吞下这到口的美食,我要让她急、让她羞,让她揭下高贵面具下的伪装,亲开尊口要求我蹂躏侵犯她成熟美艳、风韵迷人的xx,再以胯下的巨龙痛快淋漓的满足她饥渴己久的原始xx。我继续用带有侵略性的灼热眼光,仔细欣赏起岳母玲珑有致的身材,但见柔嫩的肌肤依然吹弹得破,在柔和灯光下,白里透红似有光泽流动;高耸的xx挺而不坠,勾勒出极为优美的动人曲线;两粒樱红的樱桃如新剥鸡头,又似鲜艳夺目的红宝石,一圈小小的鲜红乳晕在洁白如玉的xx衬托下更显得美丽夺目,平坦白嫩的小腹上镶着迷人、小巧的肚脐眼儿,小腹下面茂密乌黑的芳草,好似一座原始森林,将一条迷人心神的幽谷,覆盖得只隐隐现出微微凸起的柔软幽谷,修长匀称的xx白皙光洁,肌肤光滑细腻,即使生育了小龙,全身上下仍然保养如此丰腴圆润无一处不美,“南方有一女,增一分则太肥,减一分则太瘦;着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眉如翠羽,肌肤如雪,腰如束素,齿如含贝,嫣然一笑,百媚俱生,一笑倾城,再笑倾国”,真是老天爷的希世杰作啊!

    感觉到我贪婪灼热的目光,正肆无忌惮地在我裸露的xx无所不在的侵犯,岳母玉面霞烧、全身发烫,心中又急又羞,这小坏蛋明知我渴求我的放肆,偏要像猫捉老鼠般吊足她的瘾子,让她难过害羞个够。可是事到如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纵是心急如焚却又无可奈何,只能微微娇嗔道:“小坏蛋,你还没看够吗!”

    听到岳母似乎急不可耐的娇嗔,我内心得意万分,偏偏好整以暇,此时的我就像一只用前爪按压住猎物的狮子,正要挑精捡肥一番。在大饱眼福饱餐秀色后,双手轻轻地抚摸在岳母那如丝绸般光滑细腻的雪肌玉肤上,岁月完全没有在这年届40岁的绝色尤物身上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我爱不释手地轻柔摩挲,陶醉在岳母那娇嫩柔滑的细腻质感中,沉浸在妈妈那美妙xx中散发出来的淡淡的体香之中。

    我的大手轻轻爱抚着岳母白皙柔嫩的玉足,岳母玉体轻颤,却勉喔控制住我羞怯地闭合着美目默默享受着我的按摩。就在她难以消受这难以言状的快感时,我居然低头亲吻上了她的脚踝,并张开口含住她那纤纤玉脚的芊芊玉趾,并配以舌头吮舔起来,一个一个玉趾地去咬。

    “哦……哦……”岳母皱紧了眉头,牙齿紧咬住樱唇,发出了近似哭泣的声音,一种莫名的快感从她的脚趾迅速向上冲去,纤巧的小腿,圆润的膝盖,直到丰满的大腿,一直传到了她的沟壑幽谷。一瞬间,岳母只觉得幽谷内春潮涌动,幽谷仿佛充满了热气,那丛萋萋芳草立刻湿漉漉的了。

    随着我的舌头由脚部往上舔去,岳母玉体上下的每根神经都开始亢奋起来。当我那灵蛇般的舌头来到她的大腿内侧时,岳母就如同快要崩溃似地差点哭了出来,紧紧闭合着美目,将我的樱唇咬得发紫,而她的更是不由自主地扭动着,在她的大脑中,已经彻底失去了最后一丝防卫的意志。

    我用手按住她的腰肢,舌尖毫不留情地沿着岳母丰满浑圆的大腿一直朝那双腿交会的凸起丘谷前进。

    “啊……我!”岳母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无法压抑的呻吟。

    就在岳母紧张得浑身都要沸腾时,我的舌头却出人意料地越过了她湿热欲出的沟壑幽谷,来到了她平滑柔软的小腹上,在她迷人的肚脐上溜溜打转尔后一直舔向了她那对丰硕高耸的乳峰。

    只见岳母藕臂洁白晶莹,香肩柔腻圆滑,玉肌丰盈饱满,雪肤光润如玉,曲线修长优雅。最引人注目的,是挺立在胸前的一对雪白高耸的山峰,那巍巍颤颤的乳峰,盈盈可握,饱满胀实,坚挺高耸,显示出绝色美女和成熟美妇才有的成熟丰腴的魅力和韵味。峰着绵绵情话。

    肉欲的xx在午夜的微凉中逐渐褪去,一时之间难以完全抹去的道德礼教再度涌上心头。岳母心里不由为纵容xx而感到惭愧,为放浪行骸而感到羞耻,双目中隐含着茫然之色,突然轻轻的叹了口气,幽幽呢喃道:“我是不是很淫荡?我们是不是一时冲动铸成大错了?”

    我可以体会到她从激情中冷却后心里的挣扎与不安,双手揽着她不盈一握柔软的腰肢,让两人紧密的贴在一起,温言软语深情款款地说道:“妈,你不是辛苦,而是心苦啊!独自面对那么大的压力,谁能够真正为你分担呢?谁能够真正安慰你受伤的芳心呢?夜幕低垂后还得忍受一人独处的寂寞孤单,只有我能够分担你的忧愁,安慰你的身心,相信我吗?”

    “我当然相信你了”岳母依偎在我的胸前,娇羞妩媚地呢喃道,“只是人家感觉我是不是变成坏女人了?我向来鄙视不守贞洁的xx荡妇的,哪里想到有朝一日被女婿这么欺负,人家还那样兴奋快乐,我都开始怀疑我骨子里是不是很淫荡呢?”

    “好妈妈,食色性也,天纲人伦,这是人的本能,最自然的需要和满足,最基本的快乐和幸福,什么世纪什么年代了还桎梏于那些伪道学的伦理道德?”我知道我需要彻底征服岳母的身心,尤其是要完全突破她的那些封建伦理道德的束缚,最有效的手段除了情话温存就是依靠男人的武器彻底挖掘出来女人的本能,我搂抱着她丰腴圆润的xx,软语温存道,“妈,你应该追求人生中最值得留恋最值得宝贵的东西。现在的你是最成熟最美丽最迷人最性感最有魅力的年纪,要人欣赏、要人疼爱,就是那盛开娇艳的花朵,雍容华贵的牡丹,有权寻求懂得欣赏、懂得爱惜的人滋润浇灌,让花朵更艳更美。你不应该将自已的青春韶华埋葬在日复一日的压抑孤寂中,原始的xx是你作为一个成熟女人的自然需要,不必羞愧!这是你应该得到也应该追求的,你应该纵情地享受人生享受快乐,因为你快乐所以小龙快乐,因为你快乐玉娴玉淑玉雅妈她们也快乐,因为你快乐所以我更快乐,让我们快乐幸福的彼此拥有,这样我们既不会因抑郁终生而悔恨,也不会因虚度年华而羞愧,我们可以骄傲自豪地说,我们已经把我们的身心和激情都奉献给了人生最伟大的事业——为人性的快乐幸福而奋斗!”说着说着我我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小坏蛋,歪理谬论,邪说异端,胡说八道,得了便宜还卖乖!”岳母也忍俊不禁地笑着娇嗔道,“什么事被你这么一说都冠冕堂皇,什么话到你嘴里都这么……!”

    “都这么一针见血是吧?没事,妈你可劲地夸奖我赞美我表扬我,我受得了!”我大耍贫嘴道。

    “小坏蛋,不仅油嘴滑舌,还是厚脸皮呢!”岳母笑骂道,听到我如此体谅而爱怜的替我的放浪找了理由,岳母忐忑的心情平静许多,如果连我都不能体谅她的心情、她的需要而反过来嘲弄她的话,她真会羞愧而死。还好我体贴的为我开脱道德的枷锁,她满是柔情的用力地搂着我,满心欢喜地接受这命中的真命天子,樱唇轻启,吐气如兰,喃喃说道,“我,说实话,人家从未有过像现在这样快乐!生命不再是千篇一律,不再是按部就班,不再是虚伪面具,不再是勾心斗角,每天都充满惊喜和新奇,充满欢声和笑语,充满轻松和快乐,就是这样,人家才会心甘情愿的接受你这魔鬼的引诱和挑逗,你真是人家前世的冤家,今生的克星啊!”

    见到这端庄贤淑雍容华贵的岳母又是柔情蜜意又是顺从认命的娇羞妩媚的样子,爱抚着她丰腴圆润的xx,我禁不住欲火升腾再次蠢蠢欲动,调笑道:

    “好的,我的贵妃,随朕沐浴去吧!朕来亲手服侍贵妃沐浴更衣,怎么样?”我笑道。

    岳母闻言立刻红晕上脸,娇羞地垂下螓首,不敢说好也没有出言拒绝,只是一副含羞答答的柔顺表情。我见怀中佳人那副娇滴滴的神态,心中不由得一荡,心想不论如何高贵的女人,当你得到她的身心时,都将抛下骄傲,变成依人的小鸟。于是不等岳母的回答,伸手将她一把抱起,大步走近浴室。

    在浴室柔和的灯光下,岳母一具面貌美艳绝伦、身材线条优美、肌肤晶莹柔嫩的高贵xx,就这样一丝不挂、xx裸地亭亭玉立在浴室中,顿时春光无限,肉香四溢。我欣赏着她那含羞带怯的迷人美态,一面伸手打开水龙头,飞溅的水花贴覆在岳母xx的身躯,绯红的脸庞变得水灵起来,沾着水珠的双峰晶莹剔透得犹如经过雨水洗礼的水蜜桃,甜蜜诱人,一颗颗珍珠般的水珠从滑不溜手的xx上滴落,滑向美丽的肚脐,流过平坦的小腹,最后滋润了乌亮的春草,美景竟似一幅引人入胜的动画。

    岳母任由滚落的水珠放肆地在她xx的每一个部位游走,……好一幅美女沐浴图!她美丽丰满的xx再度呈现在我眼前,一对坚挺饱满的xx依然高高耸立,两颗樱桃还是那样硬硬凸凸地翘立在乳晕上,整个xx也还在不停地随着xx的扭动而抖动着,她下面的芳草得到清水的洗礼后,更加变得乌黑发亮,整个丘谷也越来越向外隆起!岳母丰腴圆润的xx正沐浴在茫茫的雾中,水柱正哗哗地落在她的身上。她的长发柔顺黑亮地披在肩上,……她洗澡时的举手投足,实在有着道不尽的风情和一股难以抗拒的楚楚动人的魅力。

    “妈是第一次和人共浴吗?”我不肯说出老岳父的名字,只好旁敲侧击。

    “当然不是。”岳母答得很爽快。

    我眉头一紧,虽然岳母和老岳父都已成过去,但人就是这样的东西,明知听后心中不舒服,但总是喜欢听。

    “哦!是么?”我低沉而生硬地回应了一句,岳母当然听出我的语气有别,便双手握着我绕过前来的右手,缓缓拉到我的左乳按住,微笑道:“若然那人是我,你是否会生气?”

    “我是你的丈夫,何况已经是过去的事,我怎么会生气呢?”我自责我有些过于苛求了,爱一个人就要接受她的一切,何况我又没有处女情结,何必为此自寻烦恼呢?

    “真的吗?”岳母握住我的手在我xx磨蹭着,促狭地娇笑道,“其实那人是小佳,这种醋你也吃!”

    我笑道:“好呀!原来你刚才存心在耍我,故意兜个圈子让我焦急。看我能轻饶你吗?”我的右手,突然在她的腋下,中指一戳一戳的骚痒她。

    “啊!好痒呀……我不要……我错了,我改了,呵呵!受不了了!”岳母娇笑不停,人便倒在我怀里,扭动娇躯想避开我的手。

    我一把抱住她,让她仰躺在我肩膀上:“你要知道,凡是耍我的人必须要得到惩罚哦!”我一手从后包住她一边雪白丰满的xx抚摸揉搓,一手便探向她xx之间,用中指抑磨那突起的珍珠。

    “啊……不要……是你问起的啊……啊……我不要弄那里,我……我会受……受不了……啊……”岳母勉喔推开我使坏,忍不住娇喘吁吁,嘤咛呻吟,眉目含春地看着我。

    “好妈,我来帮你抹沐浴乳!”我坏笑着黏贴住她,大献殷勤。

    不等她的回应,我径自替这个羞羞答答的绝色美人细细擦抹起来,岳母被这意想不到的举动羞得耳根通红,只能低垂着螓首,脉脉含羞地接受情郎肆无忌惮的搓揉。这小男人为什么总是有那么多甜言蜜语逗弄她的芳心,总是有那么多狂放不羁的举动吸引她的注意,还有这么多千奇百怪的花招,我又为什么总是心甘情愿的任我摆布,或许就是这年轻人的热情活力,独特的个性,深深吸引了她向来高傲矜持的芳心,让她招架不住,步步退让,逐渐沦陷,最终成了我爱情的俘虏。

    我借着替她擦抹沐浴露之机,爱不释手地抚摸这个千娇百媚的岳母那光滑细致的雪肌玉肤,我撩逗着她那丰盈娇软的xx和娇小可爱的嫣红樱桃,轻抚着她线条柔美的纤滑细腰,滑过她平滑洁白的柔软小腹,玩弄着她那丰腴浑圆的xx,转过身来,连挺直优雅、如丝绸般滑润的背部也不放过。我无处不到的挑逗、撩拨,直把怀中含羞脉脉、典雅婉约的神仙妈再度逗弄得香喘细细,娇靥羞红。

    好不容易替她抹完沐浴乳,知道她害羞,也不要她替我擦抹,我快速胡乱擦抹一番,双手捧起含羞低垂的螓首,大嘴深深印在美人娇艳的红唇上,直吻得岳母脸红心跳、全身无力、快要喘不过气。害怕一个不小心滑倒在湿滑的浴室,只能双手环抱紧紧拥着我粗状有力的腰部,两个全身涂抹沐浴乳的xx身躯亳无间缝的紧贴在一起,多了沐浴乳的润滑效果,美妙无比的xx更显得柔软滑腻。紧抱一起的肢体扭动着,胸部对胸部、大腿对大腿为彼此搓抹起身上的沐浴乳,从未有过的美妙经验,刺激得岳母柔嫩无比、嫣红玉润的一双可爱xx涨大晕红,舒爽无比,忽然小腹传来一阵一阵异物网  .axqy.]

    [最新无限制  美味家  .meiweijia.net]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回书页]  [下一章](快捷键→)